15960250550
客服热线: 13860101020
18359263195
投稿邮箱:xiaojizhe_2014@126.com   QQ:2919174581

主页 > 新闻中心 > 教育新闻 > 文章内容

教育公平:城市免费义务教育仍面临“大考”

添加日期:2008-10-06 11:27点击率:次文章来源:作者:admin

       从今年秋季学期开始,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免除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学杂费。这是继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改革后,国务院实施的又一重大决策,是中国教育史上又一座里程碑。这项公平教育新政,不但惠及城市广大低收入家庭适龄儿童,也进一步降低了农民子弟进城就学的门槛。然而,半月谈记者最近在四川、湖南等地调查发现,受城市现有校舍、师资瓶颈以及地方政府财政投入力度的制约,部分低收入家庭和农民工子女,依然被排斥在城市学校大门之外,一些学校借机乱收费的暗流正在涌动,顺利推进免费新政,实现义务教育公平,亟待扫除这些“拦路虎”。

  “大班额”越消越肿,农民工子女入学难

       免除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学杂费,让农民工子女脸上绽开了灿烂笑容,但面对城市学校紧闭的大门,有些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 来自四川省乐至县农村的周华目光有些呆滞,因为在成都上不了学,几天后就要回乡下老家读书了,“我要和在成都打工的爸爸妈妈在一起”,他说。周华的妈妈廖琼告诉半月谈记者:儿子该读初二,跑了成都的几所学校,都说人满了,“原以为农民工娃娃在城市读书容易了,结果更难”。

       与周华的遭遇类似,记者在四川达州、绵阳、南充等地采访时,也看到不少农民工子女在报名时被学校以“招生已满,正在清除大班额”为由拒绝,孩子们脸上失望的表情令人心酸。

       今年秋季开学,随着更多农民工子弟随迁入学,四川不少城区学校原本就已十分头疼的“大班额”问题显得更加突出。

       班上密密麻麻全是学生,前面对齐讲台,后面堵死后门。这是记者在达州市一所学校见到的场面。采访时恰逢该校最大的“大班”上英语课。由于第一排课桌已逼近黑板,老师讲课时,只能左右移动步子。老师提问时,全班学生举起一片黑压压的“小树林”。

       来自教育部的统计数据显示,2007年底,全国城市义务教育学校只占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总数的7%。在湖南长沙,目前定点接收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的50所学校,85%以上都出现学生超员。

       不可否认,校源不足、校舍不够、师资缺乏、学生额满,的确是农民子弟进城就学难的重要客观因素,但绝非全部。据记者调查,随着进城求学农民子弟的逐渐增多,有些学校打着“学校额满”的幌子,趁机浑水摸鱼,向农民工子弟收取各项不合理费用。

       今年秋季长沙市要求,除原有“定点接收农民工子女”的学校外,其他学校如果生源不足,也不得“无故”拒绝农民工子女就近入学。但记者暗访发现,这样的要求对一些学校毫无作用。一位在长沙开小餐馆的家长告诉记者,自己送孩子进小学就交了4000元“外籍费”。“如果不额外交费,证件办得再齐,想要进非定点学校,对方都会说人员满了,所以只能通过熟人介绍一下,交点钱才可以就读。” 这位家长说,为给孩子找个好学校,好些外地家长都交了这样的“外籍费”。

  一些在农村能享受的优惠政策,进城后没了

       在一些地方,农民工子弟即使“挤”进城市学校,也还有各项或明或暗的不平等费用在等待着他们。老家在湖南双峰县青树坪镇的陈雷,今秋终于如愿随父母来到长沙读小学。孩子高兴了,家长发愁了,陈雷的父亲告诉记者,在老家读书,学杂费、课本费全免,这学期到长沙读书共交了130元,含课本费、作业本费和饮水费等一些自愿缴纳的服务性收费。

       为什么留守儿童在农村能够享受的免课本费、作业本费等优惠政策,进城就读就不能继续享受?据湖南省教育厅人士介绍,目前由中央财政和省级财政共同负担的免费教科书、作业本,实行的是户籍所在地管理政策,免费教科书实行循环利用,具体使用细化到学生个人,跨区域流动到城市的农民工子女,暂时还不能享受这些优惠政策。

       除了必须重新交纳课本费、作业本费,困扰农村孩子家长的,还有部分学校规定的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“自愿缴纳的服务性收费”。在长沙,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外地学生家长都反映,开学缴纳的费用高于学校发票上的数额,至于这些费用具体包括哪些项目,很少有家长能说得清楚。长沙市雨花区育新小学五年级一名外地学生的家长对记者说,虽说今年免除了学杂费,但开学还是交了200多元,除了106元课本费和作业本费,其他费用都没有发票,只知道有学校指定要交的50多元书费。

  迎“大考”,确保义务教育公平是根本

       记者在采访中也听到这样的建议:尽管国家出台新政策,但农民工子女还是要放慢进城步伐,因为城市学校建设及资金来源筹集需要一个过程。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胡光伟不赞同这样的主张:“在农民工子女进城日益增加的情况下,如何认识和解决包括‘大班额’在内的城市教育资源不足,才是我们最需要追问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   有关专家认为,要顺利推进城市义务教育免费新政,亟待“医治”当前我国基础教育发展中存在的诸多痼疾──首先是国民经济整体发展水平不高,教育资源供给严重不足,城区学校的规划建设未与城区发展同步,导致教育资源紧张,形成“大班额”格局。其次是教育资源分配不公,学校发展两极分化趋势明显,导致“择校”风盛行,这是优良学校班额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。再次,学校布局调整不合理。前些年,一些地方不恰当地撤并了一批学校,城乡接合部的一些学校由于生源不足也被合并或被撤销。但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,随父母外出的学龄儿童骤然增多,原来生源差的区域突然火爆起来,直接导致撤并后留下来的学校人员爆满。

       为此亟待加强投入,适度超前配置教育资源,尤其在城镇化和城市建设规划中,要统筹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用地和建设,以满足新建城区居民子女和农民工子女就近入学的需求。此外,政府应出台更加有利于社会力量办学的政策,大力支持社会力量发展教育事业,分担“大班额”的压力。要有充足的经费保障,千方百计办好每一所学校,加快改造薄弱学校,实行校长和教师的均衡配置、定期交流的制度,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,缓解免费新政实施后,城市义务教育校源、师资不足的压力。
 


(责任编辑:admin)
发表评论

请自觉遵守妇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

评价:
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
最新评论